罗宾特先生-

首页 私信 ASTK! 归档 RSS

丁诺九型人格性格手册-丁马克篇 Part1 实干家

毫无建树,便没有人会爱我."——九型人格:第三型

用这样一个狂拽酷炫的卷首语来搏人眼球不是我的本意,实在是由于第三型就是这么一个善于耀眼的型号.你可能已经猜到了,这就是丁马克的型号,第三型实干家.

可能有的人已经去百度"九型人格第三型实干家"然后做好如何在评论下叫嚣"哪一点像啦""真的是胡扯八道",好啦,九型人格不是QQ星座运势,也不是算卦摊一样的心理测试.

扯个题外话,关于我做这个手册的初衷.很多人提到心理分析,就好像国内音乐市场贫瘠不堪的那段时间一样,逮住一个就大声流泪:"你是用灵魂在歌唱啊!"当然心理分析情况还更坏一点,不仅被玄学化,更被妖魔化,信的人狂热拥拜,不信的人吹胡子瞪眼,都有的.而就是到了物质文明建树更高的今天,也仍然过分地夸大或贬低心理学的作用.所以我想,借以我的兴趣爱好,心理学里最富理性的九型人格,来让它落到地上,能被接触一点.

该扯的也扯完了,我们重新回到最开始的定义:第三型实干家.说到实干家,人们可能想到的是务实型的人,进而想到抠门小气,势利眼的人.其实务实与实干完全是两码事.这里是实干,比较接近于"工作狂".(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所以给加粗了)

这里放上一个我的判断依据.本家在北区众人做工的那一篇里,提到丹的角色是一个出色的推销员.推销员是一个很让九型爱好者眼红的身份,它意味着不需要任何的采证,直接可以证明这人是个正宗的第三型.后面我还会解释.

我们再回到工作狂.正确地描述工作狂的特征,使它不被标签化是很重要的,因为我放个指标在这儿不说话很容易引起丁厨的嘲讽.那么我们来看看,九型人格的三原色之一,第三型如何运作.

首先,工作的狂是一种热爱般的发狂.热爱工作,必定是热爱工作能够换来的回报.回报则有两种,一种是物质回报,一种则是他人的评价.

我们来小筛一下.本家的丁马克是否在乎物质回报?答案很显然.不在乎.

本家那让众丁诺厨鸡血沸腾的收租漫画,虽然打了个"上司派我来收租"的噱头,但是通篇都是在讲"呜哇看见诺尔这么心疼我真是让我感动"和"我想给诺尔租一间二环房",好吧,举个反例,如果是荷哥*伤害荷厨*来收租,会是一副"霍兰德总书记下乡视察诺省长工作近况并就税收问题展开讨论"的状况,税收和慰问是齐头并进的.而收租这件事似乎很让丁马克难堪.所以答案是:不.

所以,我们排除法所剩的也就是他人的评价了.

光下定义是空白的.

本家愚人节漫画的其中一篇,是阿冰对丁马克说了一句"讨厌",然后我们所认识的丁马克,那个无论怎么样都是一副阳光欠打,热情大条的丁马克,居然冒出了黑条,一副相当失落的样子.(似乎说讨厌的时候丁马克露出了一个整部漫画里都没有的一个记忆断片的表情)(这幅图里还有一个阿冰的表情很微妙,如果我有幸把这部分完结了,我想做一个阿冰的专题,他相当有趣)

一副本家的短漫里,阿冰说了一句"讨厌,都是丁马克的错",然后丁马克就飞了过来抱住他痛哭.其中有几分戏谑的成分,但我们不妨认为丁马克确实是很难过.

似乎是在一篇短漫中,丁马克提到"连德国人也觉得我很棒".

包括之前提到的收税漫画,也是在诺哥说了一句相当感人的话(没有打出来是因为到现在我都在找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才开始抱住诺哥痛哭的.

所以我们能判断出一点:他相当在意他人的评价.

有没有觉得读懂了导语一点?一个在意他人评价的人,是一个价值观很集中的人.他们的价值在于他人的评价,他们认为自己的价值在于能给别人供给什么.当阿冰说"讨厌"的时候,他是否会觉得自己没有尽到监护人的义务,而感到自己丧失了许多努力的动力?或许在他的心中有一个监护人的标准:让自己照看的孩子感到愉快,与自己的关系非常要好.那自己不是打了自己的脸吗?喔,他伤心到冒出了黑线.

"我被人讨厌了""我被人讨厌了"他很轻易被这种观念缠身,以至于仅仅是因为开了个奶牛在天上飞的玩笑,都会成为今后他旧伤复发的一道疤痕,一个契机,一旦他遭受到更大的打击,这种创痛将会一并炸出来,让他颓然不振.因为它们全都来源于一个印象:我做的不够好.

当一个丁马克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的时候,他会意志消沉不前,还是振奋继续?

从他被阿冰伤害了这么多次仍然决定铤而走险的情况来看,他绝对是会振奋继续,而且会变得更加完美,以至于阿冰在没有面对他的时候说:"丁马克是一个很可靠的人."

完美是他的高标,没有负面评价是他的梦想,因为他是一个在意他人评价的人,而他不会容许自己的过失导致的失败.

而促使完美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先天的努力,一种则是后天的形象打造.

吊个胃口.

------------------------------------------------------------------------------------

再说一句题外话.

这儿借鉴的资料,大部分来源于Memo http://memo-owo.lofter.com/ ,她讨厌我,我也差不多,分歧的时候就在我喜欢这些分析,但是她不喜欢,因为她爱丹,可是数据一向是站在理性制高点毁灭感性的东西.所以我们分道扬镳.但是我无耻地去偷她的劳动成果的时候,无一例外地感到了她的热情,她的痴狂,她对于丁马克无可复加的爱.退一万步说,吃人嘴软.进一万步说,我不承认她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她说话的权力.

我一向认为一切登峰造极都是艺术的圆满,热情积累到了一个顶点,为什么我们不去尊敬它呢?

评论(13)

热度(25)